如此一来,再想找到合适的人选更是不知何时了。

一直拖拖拖,什么时候能是个头!

“既然是他慕容浔不仁,就别怪我不义了。他要针对黎华,便是存了心折磨我们。我们母女两个不好受,那他也别想好过了!”

嬷嬷一听这话,顿时打起精神来,有些紧张地问:“娘娘怎么突然说这个了,可是您想做点什么?”

晨太妃揉了揉指甲,眼底闪过一丝狠狞。

“那个娴妃,叫做魏雁冰的,如今是在同心庙里头带发修行呢吧。”

嬷嬷不解:“娘娘您怎么好端端地提起她了?”

“你觉得那个女人,手段如何啊?”

听到晨太妃这么问,嬷嬷为难了起来。

“这,奴婢怎么好说呢?奴婢一早就随了娘娘您到别宫来,跟那位娴妃娘娘可没有正面地接触过,岂会知道其为人如何,手段如何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